镇江市工人文化宫官方网站



 
重塑伯先铜像的前前后后
 
发布者:镇江工人文化宫 发布时间:2019/7/1 阅读:57

      我是一名园林工作者,镇江是我的第二故乡,亲身经历了镇江园林的建设和发展,其中,赵伯先铜像重塑工程记忆犹新,许多细节仍历历在目。

      民国时期,为纪念中国民主革命先驱民国上将军赵声(伯先),同盟会会员冷御秋倡议,在镇江城西荒芜的云台山筹建赵伯先纪念公园。由著名造园学专家陈植先生为公园规划设计,位于公园中心的赵伯先铜像由上海美专江小鹣、张事光教授雕塑造像。1926年初开工至1931年6月落成后对外开放,不久易名伯先公园。日伪时期曾以‘不适时代性’为由更名为镇江公园,园中铜像遭损,指挥刀被盗,铜像前后铜牌被毁。1944年著名文史学家、邑人柳诒徵重书再铸。“文革”期间这里被更名为人民公园,山上伯先祠堂被砸得粉碎,铜像被拉倒在地,运往工厂熔为铜水,唯一完整的伯先木牌位,被开园元老花师张顺收藏在花盆里方得保存。

      粉碎“四人帮”后,镇江园林局委派我公开搜集先烈及铜像相关资料,在寻找赵声亲属时得知伯先无嗣,仅有继子赵俊庠亦已谢世,继子亲弟赵俊欣在宁教书。几经走访终于得到确切信息,赵俊欣先生在南大外语系任教,得知家乡园林部门正准备为重建伯父铜像搜集资料时感动不已,次日由女儿赵英时陪同冒雨前来,并以烈士后裔身份,感谢镇江市领导和园林部门对重塑工作的重视,无奈其伯父遗物不多,“文革”中又被抄家,仅剩1931年开园时赵氏亲属在铜像前的合影。后来赵老专程送来,并注明伯先夫人严承志(吟凤)、继子赵俊庠、侄子赵俊欣、赵俊龙,侄女赵俊璧、赵俊爱以及弟媳殷汉群、夏光国的站位。

      民国时期赵伯先将军先后将两位弟弟和夫人、弟媳带上革命道路,赵俊欣自幼也深受伯父革命思想影响,知道伯父是才气横溢、文武双全的奇人,励志要学伯父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解放前赵先生在欧洲任外交官,解放后先生夫妇携子女毅然回到新中国,他谢绝任职而受聘髙校,一心一意为新中国培养外文人才,在教育科研领域作出诸多重要贡献。在繁忙的工作中,他十分关心伯先公园的修复进程,多次来往宁镇两地,还与我保持书信往来。他曾拟就“关于赵伯先革命事迹的说明”一稿,分寄中央有关方面和镇江市政协,信中对我们的工作还提出许多建议,更可喜的是他非常赞成由我提出的、请大书法家萧娴补题‘赵公伯先之像’的建议,并主动承诺亲自登门求取墨宝,不久我便收到萧老邮来的题字,镌刻在铜像石基上。

      为还原伯先公园功能,我在领导许可下,发函请求宋庆龄副委员长题写“伯先公园”,并到上海请曾任中山先生十二年秘书的田桓先生,用隶体书写由我撰写的伯先简介,两件墨宝分别勒石,贴金,镶嵌在公园大门两侧门柱上。一位白发老游客见后感慨万分,想起了民国元老于右任为公园的题联“天地有正气,园林无俗情”,这不仅是对革命精神的歌颂,也是对公园设计的赞赏。

     伯先铜像是公园的核心,重塑铜像是当时迎接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大事,领导将任务交给我。我深感压力很大,便与浙江美院联系。院领导很支持,由雕塑系杨立德教授创作,泥稿经多次推敲修改定稿后,先翻石膏像涂上铜粉,其视觉效果与铜像无异,既不耽误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又能广泛征集大众意见,得到了绝大多数观众的肯定:“这才是英雄气派,气贯长虹”“这位大英雄是我们镇江人……”塑像得到了专家好评,群众也拍手称赞。赵俊欣教授面对塑像端详良久,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塑像神形兼备,比以前的那尊更像我伯父”。

      后来,仍由杨立德教授主持,一尊用电解铜工艺铸就的伯先铜像诞生了,替换了铜粉石膏像。铜像高2.8米,重370公斤,一身戎装,神采奕奕,腰佩指挥刀,手握望远镜,年近九十的陈植老教授在铜像前和我合影时感慨地说:“公园的树都长大成林了,现在铜像也重塑了,国家领导人又为公园亲笔题字,国泰民安,真好啊!”
 
      镇江市工人文化宫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64973
      地址:镇江市梦溪路5号  电话:0511-8442287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镇江辰星科技 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