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市工人文化宫官方网站



 
中朝文化交流与五州山文化价值浅谈
 
发布者:镇江工人文化宫 发布时间:2019/6/6 阅读:64

      裴伟、周小英编的《外国人笔下的镇江》是一部好书,它让我们看到从唐宋一直到抗日战争前国外游客及使臣笔下的镇江。尽管由于文化差异,不无偏颇,但很多方面可资参考。附录《邻国汉诗》是中古以来东亚诸国使臣等人游历镇江的诗词,也精彩纷呈。现举一例既有中朝两国文化交流又帮助我们进一步认识镇江五州山文化价值的诗,以概其余。

      在该书第241页,有朝鲜诗人申纬的《题张茶农所寄〈五州烟雨图〉》:

      画家山水米家点,超脱毫端板俗容。

      一幅五州烟雨景,前王查笪后茶农。

      茶农题画后云:五州为南徐镇山,故米海岳父子多爱写之,本朝王石谷,查梅壑、笪江上三贤,曾合作一本,题曰:“五州烟雨”,盖仿米也。紫霞先生有道,精研六法,为海东宗匠,窃取其意,借就正焉。苍雪子张深。

      申纬(1769-1847),字汉叟,号紫霞,又号警修堂,有“诗佛”之称,文学史家把他与新罗的崔致远、高丽的李奎报、李齐贤并称为朝鲜古代四大诗人。能书善画,著有《申紫霞诗集》。

      张深,号茶农,苍雪子,清代嘉庆、道光年间画家,与申纬友善,故有此赠答。

      “画家山水米家点”:米芾艺术灵感得之镇江山水,五州山为重点之一。米芾《净名斋记》“五州之后,与西为阻”“五州之外,崚嶒千叠”,米氏云山,由此而来。其子米友仁(虎儿)专门作《五州烟雨》画,起首作“圆石大小四五块为一堆,上作横点丛树,迤左云山烟树,平沙坡脚 ,远近横列”,末作“土坡数叠,上有烟树屋宇”,极写此山烟雨迷离之象,历来脍炙人口。明董其昌题云:“米虎儿居京口,目想楚山,远天长云,与潇湘极类,当时有潇湘白云卷、海岳庵图卷,与此并墨戏之赫赫有名者。”董其昌亦自仿《米五州山图卷》(藏上海博物馆)。清王原祁(石谷)、查士标(梅壑)及本地画家笪重光(号江上外史)亦仿作,张深此图,为亦步亦趋之作。清康熙四十年(1701),曹寅为同乡画家张纯修(字子敬,号见阳)题跋“顾盼独谁西向笑,五州烟雨片帆风”。镇江书家王文治为本地画家潘恭寿《五州烟雨》(藏天津艺术博物馆)题跋:“米襄阳尝谓京口诸山纯类三湘奇境,所为墨戏收揽此景居多。五州为京口穷胜处,莲巢生长于斯,日夕坐领其妙,其临仿敷文殆别有会心,宜其烟云变灭出人意表也。”本地画家笪生光隐居于此山,并建“翠岩禅堂”,本地京江画派画家张崟、周镐还有五州山图册传世,尤以后者手笔《五州积雪》,声誉广驰。

      文学方面,宋初欧阳修在扬州建平山堂,“以江南诸山皆拱揖于槛前,与此堂平,故谓远山来与此堂平”,远山即指五州山。王安石《泊船瓜洲》“钟山只隔数重山”,亦首指此山。曾布诗云“天际林峦压寿丘,夹江旁瞰两三州”,又云“海门西北起崇丘,极目参差见五州”。蔡肇云“五州京岘隐隐嶙嶙而不见”。程倶《三峰草堂(其二)》“朝来风急凝云尽,历历钟声过五州”。王以宁《蓦山溪·和虞彦恭寄钱逊叔》“平山堂上,侧盏歌南浦。醉望五州山,渺千里,银涛东注”。区仕衡《过金坛遇刘宰》“京江三国地,斗野五州山”。翁逢龙《润州五州山》“五州山下路,樵牧自成群;涧浅泉交径,岩高不碍云;老松前代寺,异草贵人坟(当指苏颂、陈升之墓);更陟重冈望,江淮地势分。”清代鲍皋、沈德潜、厉鹗、陈文述等均有诗咏。举陈文述《五州山》诗序为例:序“五州山在城西三十里,相传山绝顶望见五州,故名。梁武帝临幸,辇道尤存,梁时有寺。至宋元祐中,苏右丞颂请为功德院。苏学士轼题山半寺曰卧看沧江”(此与张崟《镇江名胜图册《五州山》题记文字一致)诗“九州大无外,五州亦不小。苍东绣石础,萧梁余辇道,云卧看沧江,决眦下飞鸟。”

      五州山还是块风水宝地,有宋丞相苏颂墓;据曾肇《赠司空苏公墓志铭》“在五州山之东北阜,宋丞相陈升之家族墓”;据元《至顺镇江志》“在城西五州山北麓”,礼部郎中米芾墓 ,据程俱《题米元章墓》“葬五州山下”。清人卞萃文,瓜洲人,亦“谓吾先人葬五州诸山”,焦山定慧寺沙门清桓“塔于五州山下”。

      五州山位于镇江城区西南十二公里,高206米,被称为南徐镇山,只不过由于得名难考(陈文述说无据),宋以前史书、方志未及,一度较寂寞。

 
      镇江市工人文化宫   版权所有    苏ICP备09064973
      地址:镇江市梦溪路5号  电话:0511-84422876
  
           您是第 位访问者
              镇江辰星科技 制作维护